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史 >> 行業經濟史
從“無蟲”到“四無”: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糧食保管工作
發布時間: 2021-01-04    作者:陶水木    來源:國史網 2020-11-25
  字體:(     ) 關閉窗口

  從“無蟲”到“四無”: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糧食保管工作

  ——以浙江省余杭縣為例

  2013年11月,習近平在山東考察時指出:“保障糧食安全是一個永恒的課題,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毙轮袊闪⒅?,糧食不但事關國計民生,而且是打擊投機、穩定物價、恢復經濟、鞏固國防極其重要的戰略物資。但當時糧食匱乏,黨和人民政府在努力恢復糧食生產的同時,高度重視糧食收購與保管工作,把減少儲糧損失提高到與增加糧食生產同樣重要的位置。浙江省余杭縣的糧食保管人員在極其簡陋的倉儲條件下,在全國首創了無蟲糧倉,繼又在全國創建了首批“四無糧倉”,成為全國糧食保管工作戰線的典范和旗幟。

  改革開放以來,學術界對當代中國糧食工作的研究已取得顯著成績,但對糧食保管工作發展情況的研究卻不多見。以余杭縣首創無蟲糧倉、“四無糧倉”為例,除了當時《人民日報》、浙江當地報刊有報道以及改革開放后出版的當地糧食志有所介紹外,嚴格意義上的專門研究成果并不多見。筆者于2017年受杭州市余杭區史志辦委托,編纂《余杭“四無糧倉”史料選輯》,爬梳了相關檔案,覺得深入研究新中國成立之初余杭縣創新糧食保管工作的經驗,既有學術意義,也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一、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糧食保管情況

  民以食為先。糧食安全對于國家建設和社會穩定具有超出經濟范疇的重要意義。新中國成立之初,人民政府面臨極其嚴峻的糧食問題。

  一方面,由于長期遭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壓迫,加上戰爭破壞、自然災害等原因,“1949年全國主要農具減少30%,耕畜減少16%,糧食總產量和單產量與1936年(戰前最高)的相比,都大大下降。1949年糧豆作物總產為2264億斤,比戰前最高年產量3000億斤減產736億斤,減產24.53%”。人民政府雖然采取各種措施大力恢復糧食生產,但當時解放戰爭尚未完全結束,新區土地改革、剿匪反霸正陸續進行,農業生產急需的如種子、化肥、農藥等物資緊缺,而農業生產的恢復和糧食產量的提高需要一個過程。

    另一方面,糧食需求激增。隨著各級人民政權的建立,公職行政人員激增;此外還有4000多萬名災民需要救濟,而不法商人又乘機囤積糧食、哄抬物價,當時,糧食問題不僅關系5億多人的生存,更關乎物價穩定、國防鞏固、國家建設,關系新生人民政權的存亡。

  為此,人民政府在努力恢復糧食生產的同時,采取了“大收大購,掌握銷售,以達到國家大量儲備糧食的方針”,加強了公糧征購。糧食入庫量從1950年的356億斤,增加到1951年的497.3億斤、1952年的595.4億斤?!叭霂旒Z食數量之巨大亦為亙古所未有”。需入庫糧食激增,使得倉儲容量嚴重不足。為此,中央和各級地方政府努力采取措施,解決倉容問題。

  1950年3月,政務院在《關于統一國家公糧收支、保管、調度的決定》中,要求有計劃地在三四年內建設一批糧食倉庫及加工廠。但建設新糧倉需要一定的時間,且當時國家財政極度困難,通過新建糧倉解決倉容問題,既力有未逮,又緩不濟急。因此,政務院要求各地“在新的倉庫修建未完成以前,為適應工作需要,應充分利用現有倉庫和廟宇、祠堂,并租用私人的倉庫和房屋,其必須修理者可酌予修理。各級地方人民政府必須負責解決當地糧食管理部門的糧庫房屋問題”。

  各地根據政務院的決定,制定并逐步落實倉房修建計劃,但均以利用廟宇、祠堂和民房為主。例如,《山東省人民政府關于一九五零年建修糧倉工作的指示》就指出:“今年的倉房修建,仍應以運用過去借用民房與充分的利用修補廟宇、祠堂、公房及未分配的地主房屋為主”。

  中南行政委員會在《為解決糧食倉庫的指示》中也指出:今后全區倉容不足的困難會更嚴重,以目前國家財力,完全依靠大量修筑新糧庫,不能解決問題,各級政府對糧食倉庫不足問題,必須要有充分的估計,“對一切糧食倉庫可利用或修補后可利用之公房、民房、祠堂、廟宇,以及機關私商之空閑房屋和倉庫等,應盡先照顧糧食倉庫利用或租借使用”。

  從糧食的實際入倉情況看,從1950年到1952年,全國糧食倉容量從159.7億斤增加到324.2億斤,但倉容量仍嚴重不足,總倉容只占需入庫糧的50%左右,而且廟宇、祠堂、簡易倉房及民房倉容量占總倉容的93%以上,正式倉房的倉容量不足7%(詳見表1)。在一些糧多庫少的地方,大部分糧食不得不存放在露天貨場。

  資料來源:根據《當代中國的糧食工作》(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香港:香港祖國出版社2009年版)第241頁表14改制。

  由于廟宇、祠堂、民房、會館等改建的倉房極其簡陋,加之當時糧食保管設備與藥劑嚴重不足,迅速擴大的糧食保管工作隊伍又普遍文化層次低、缺乏糧食保管的專業知識和技能,使倉糧受蟲蝕、霉爛、鼠害、雀害等損失非常嚴重。

  1951年4月,財政部糧食總局在第10期《工作通報》上發文指出:“去年有些地區的糧庫,由于對倉蟲為害認識不足,未積極加以防治,致糧食受到嚴重損失”?!耙荒陙?,據不完全統計:中南區湖南省生蟲糧達3.28億多斤;江西省去年冬季發生蟲害曾波及七十五個縣的糧庫,生蟲糧達3億余斤;河南省小麥生蟲,八月間遍及全??;華東區防治條件雖然較好,但也有1.9億余萬斤發現蟲害;華北區各省糧食生蟲也很普遍”。

  “山西省在普查糧食倉庫工作中,發現大量糧食遭受損耗的嚴重現象”。僅據1950年5月上旬的初步統計,全省因霉爛、變味、生芽、生蟲、塌庫等損失的糧食共達113.8萬余斤。其中最嚴重的是霉爛、變味,達71萬余斤。1950年入春后,安徽省僅皖北臨泉、蒙城、阜陽等縣霉爛糧食就達30余萬斤,浙江省各地霉爛糧食10萬斤。

  所以,做好糧食保管工作,防止糧食受蟲害、微菌、鼠害及變質霉爛,與增加糧食生產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而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做好糧食保管工作更具有全局性戰略意義。

  正因為如此,黨和人民政府高度重視公糧保管工作。1950年3月,政務院在《關于統一國家公糧收支、保管、調度的決定》中指出:公糧保管“應特別注意蟲蝕及防腐、防盜、防特與防火,提倡科學保管方法”,明確提出“公糧損耗最高不得超過百分之三,環境穩定地區,應以不超過百分之一點五為原則”。

  1950年4月11日,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專門發出《關于加強公糧保管工作的指示》,指出:“兩三個月來,根據各地不完全的報告,公糧在保管中的損失,包括失火、霉爛、搶劫、偷盜、貪污,為數甚巨。當此國家財政困難、部分地區災荒尚未渡過的關頭,使國家公糧遭受這樣大的損失,實是一種不容寬恕的事情”。指示要求各級糧食管理部門提高政治責任,加強公糧保護;各地要“立即進行一次普遍的檢查糧庫和存糧的工作”,必須建立每月檢查一次倉庫與每周檢查一次糧食的制度,發現糧庫與存糧各種問題應及時采取有效措施予以解決。

  1951年3月26日,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又發出《關于加強公糧保管以防霉壞的指示》,除了重申各級政府要督促各地糧食管理部門徹底檢查糧庫與糧食情況外,還特別強調各地要徹底檢查糧食質量,處理高水分和霉變的公糧;要“多方研究與創造防雀、防鼠與防蟲的有效方法。各地應號召管倉人員和群眾研究防治倉蟲辦法,對于科學防治方法應加以推行”。

  1951年4月15日,財政部糧食總局在第10期《工作通報》上發文,要求各地要糾正“倉蟲是天生的必然現象,沒法防治的不正確認識;要召開倉蟲防治專業會議,總結過去的經驗,周密的研究,制訂防治計劃,深入布置;除充實防治機構外,并將現在具備的防治力量,充分使用;盡可能與當地有關的學術研究機關或專業學校密切配合,作為防治的指導力量;各級糧食局、倉庫須加強干部責任制,同時建立防治情報網,及時了解情況”。

  如何在倉房簡陋、保糧設備與藥劑不足、糧食保管人員又普遍缺乏專業知識與技能的條件下提高糧食保管效率,減少糧食保管中的損失,成為全國糧食戰線必須解決的緊迫問題。1953年浙江省余杭縣無蟲糧倉的出現為此提供了成功經驗。

  二、余杭縣首創無蟲糧倉的經驗

  1950年8月,按照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關于加強糧食保管工作的指示》精神和浙江省人民政府提出的“加強糧食管理,建立護糧組織,嚴格糧食制度”的要求,浙江省糧食部門開展了“三整、六查、七防”活動。1951年,浙江省糧食局又根據全省檢查情況,制定了《浙江省中央公糧暫行管理辦法》《浙江省糧食工作人員獎懲暫行辦法》《浙江省公糧儲保工作暫行制度》等,使各級糧食干部在工作上有所遵循。為加強糧食保護工作,全省各縣(市)政府普遍建立了護糧委員會,在基層糧庫建立了2167個護糧小組?!皳?952年全省倉儲工作總結記載,倉儲事故損失率由1951年的0.026%下降為0.012%,保管損耗率由1.24%下降為0.15%”。浙江省余杭縣的糧食保管工作則走在全國前列,首創了無蟲糧倉,打破了“倉蟲無法防治”的固有觀念。

  新中國成立之初,余杭縣有倉前、城關、黃湖、仁愛、閑林5個區糧庫,80座倉房,大部分是由廟宇、祠堂、民房、會館改建的。這些簡陋的倉房因年久失修,存儲的糧食常遭蟲蝕、霉變和鼠害。1952年前蟲霉事故不斷發生,蟲害嚴重時平均每公斤糧食中有害蟲30只以上,糧食損耗率一度高達3%。全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僅二三十人,且文化水平低又多不懂業務,連最常見的倉糧害蟲都難以識別。各糧庫的糧食保管工具也只是簡單的掃帚、篩子、籮筐、風車、噴霧器、糧溫計而已。

  針對上述情況,余杭縣糧食局認真貫徹執行中央及浙江省關于加強公糧保管、防治蟲霉鼠雀危害的指示,于1952年7月成立了余杭縣護糧委員會,領導各糧庫做好防蟲、防鼠、防雀、防霉等“七防”工作。1953年,余杭縣糧食局又發動全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開展以“降低保管費用,提倡勤儉保糧;減少糧食損失,創建無蟲糧倉”為主要內容的社會主義勞動競賽,全體糧食保管人員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搞清潔衛生、清倉殺蟲消毒、清理倉具、改善儲糧條件、杜絕害蟲滋生。該縣倉前區糧庫于7月首創無蟲糧倉,其他各區糧庫也紛紛創建無蟲糧倉。同年9月,浙江省糧食廳組織檢查組對余杭縣的無蟲糧倉進行檢查和鑒定,確認余杭全縣80座糧倉中有55座實現了無蟲,無蟲糧倉占比達68.8%,其中倉前區糧庫14座糧倉有13座實現無蟲,占92.9%。(詳見表2)

  ?原表稱“橫湖”,應是“黃湖”。黃湖自明代形成市鎮(參見嘉靖《余杭縣志》卷三“市鎮”),黃湖之名沿襲至今。1949年5月余杭縣解放時,設有黃湖區。1950年余杭縣調整行政區劃時設1個直屬鎮、5個區、43個鄉,仍設有黃湖區,在所有鄉、鎮、區名中,無橫湖之名(參見《余杭通志》第1卷第2編“政區”,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86頁)?!队嗪伎h無蟲糧倉專題總結(1954年2月11日)》附表2《五三年度各區庫進行清倉消毒實績統計表》、附表4《五三年度各區庫捕鼠實績統計表》(杭州市余杭區檔案館:027-001-013)及《余杭縣糧食干部擴大會議總結報告(1954年6月7日)》附表1《五四年五月底檢查全縣“四無”情況統計表》(杭州市余杭區檔案館:027-002-039)中均為“黃湖”。

  資料來源:根據《余杭縣糧食志》(浙江省余杭縣糧食局1990年編?。┑?2頁表改制。

  余杭縣之所以能夠在全國首創無蟲糧倉,主要是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發揚艱苦創業精神,在承繼傳統糧食保管工作方法的基礎上,掌握倉蟲生長規律,把握糧食入倉、出倉時機,創新工作方法,在實踐中摸索出了一套細致而系統的清潔衛生、清殺倉蟲方法,華東區行政委員會糧食局(以下簡稱華東糧食局)將之概括為“四個環節”和“六個步驟”。

  “四個環節”中的第一個環節是前置保管工作,保證入庫糧質,即在糧食入庫前,各倉庫都和有關的鄉政府訂立合同,切實做到公糧曬干揚凈,確保入倉糧食合乎標準;糧食保管工作人員下鄉宣傳并指導農民進行糧食品質自查互查;接糧入庫時采取科學儀器和感官鑒定相結合的辦法,認真檢驗糧食品質,做到“品種分開、好壞分開、干濕分開、蟲糧與無蟲糧分開”,防止互相感染,為入庫后的保管創造有利條件。

  第二個環節是清倉消毒。糧食保管工作人員抓住秋糧入庫前的空倉期,普遍進行系統的、徹底的清潔殺蟲工作,掃除倉內灰塵、蟲網,清除倉外雜草、磚瓦和垃圾污物,填平洼坑,倉外6米內看不到垃圾、污水和雜草,做到“倉內面面光、倉外三不留,堵住藏蟲縫,刨出越冬蟲”。

  第三個環節是及時撲滅越冬倉蟲。掌握倉蟲生活規律,當每年4月初氣溫上升到13攝氏度時,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再次組織力量對漏網的越冬倉蟲進行深入細致的搜查和撲滅。

  第四個環節是經常檢查及時處理。糧食入庫后,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經常進行各庫糧食品質普查排隊,對查出有問題的糧食分別不同情況及時進行“轉倉拼倉”“日光暴曬”“過風過篩”“翻動糧面”等方法進行處理。

  “六個步驟”是根據倉蟲的生活生長規律及倉房內外容易隱藏倉蟲的地方,有針對性地制定防蟲滅蟲措施。一是徹底掃除。凡是容易隱藏害蟲的地方,不論倉內倉外、天井、庭院以及倉底地壟、周圍建筑物等,均要進行由上到下、由內到外全面徹底地掃除。二是清理倉具。對易潛藏倉蟲而感染糧食的籮筐、蘆席、麻袋、木箱、通氣竹垅等倉具,經常采取暴曬、洗刷、敲打、剔刮等辦法進行清理,并分門別類定點存放,專人保管。三是剔刮蟲巢。在全面大掃除的基礎上,對倉房所有梁柱、倉壁、地板等的洞孔、裂縫,用小刀、鐵針、竹片、鐵制剔鉤、棕刷進行細致的剔刮,清出蟲繭蟲尸和垃圾灰塵等。四是藥劑消毒。在進行了細致的剔刮之后,在倉房內外、屋面梁椽、倉底地壟、附屬建筑物等,用666藥粉或DDT藥劑從倉底到屋頂進行全面的噴射殺蟲,進一步消滅潛伏的倉蟲。五是嵌縫粉刷。在消毒后10天左右,對倉壁、梁柱、地板、樓板的所有洞孔、縫隙,用紙筋石灰進行堵嵌、粉刷,做到“不留洞,不留縫”,塞死沒有剔刮出來的越冬倉蟲,同時避免藥劑直接接觸儲糧。六是復查補課。在做到了以上五步工作之后,各糧庫再集中全庫人員,進行深入細致的相互挨倉檢查,對于死角或做得不徹底的地方再及時進行補課。

  余杭縣首創無蟲糧倉的事跡,打破了千百年來“糧食生蟲,自古已然”的固有觀念,被譽為糧食保管史上的奇跡,增強了人民與蟲害作斗爭、保管好糧食的信心,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具有重大意義,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中共中央和浙江省委、省政府對此高度重視,要求及時總結、全面推廣余杭縣先進的保管糧食工作的經驗和方法。

  1953年10月12日,浙江省糧食廳通報嘉獎余杭縣首創無蟲糧倉的事跡,授予其“創無蟲倉先鋒”錦旗,號召各地學習這一經驗。10月16日,《浙江日報》以《余杭縣出現若干無蟲糧倉》為題介紹了余杭縣創造無蟲糧倉的模范事跡,并發表短評——《創造更多的無蟲糧倉》。短評寫道:無蟲糧倉是本省糧保工作中的“新氣象、新創造”,這一典型范例證明:那種認為“倉蟲根本無法消滅”的思想是錯誤的,“只要我們所有的糧食保管人員安心份內工作,樹立高度愛護國家資財的觀念,發揚真誠負責為人民服務的熱情,開動腦筋,辛勤勞動,消滅糧倉的蟲害是完全可能的”。短評還發出倡議,希望各地參照余杭縣的做法,為創造更多的無蟲糧倉而努力。

  1953年10月,蘇聯倉蟲防治專家莫若洛夫在華東糧食局等部門人員的陪同下,參觀了余杭縣無蟲糧倉。他在仔細查看糧倉內外衛生情況后說:“糧倉的清潔衛生是防治和消滅倉蟲最有效的方法”,“此地的糧倉可作為糧食保管工作的典范”,并建議組織各地的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到這里來參觀,推廣這里的糧食保管工作經驗。

  1954年1月17日,糧食部、華東糧食局和浙江省糧食廳在杭州召開有全省各專區、各縣糧食局干部參加的授獎大會,糧食部、華東糧食局分別授予余杭縣糧食局“無蟲糧倉”和“保糧工作的旗幟”稱號?!墩憬請蟆吩陬^版報道授獎大會情況并發表評論文章——《進一步推廣無蟲糧倉先進經驗》。文章批評了對糧食保管工作的種種錯誤認識,指出余杭創造無蟲糧倉的先進經驗,有力地證明了“在現有的倉庫條件下,完全可以消滅蟲害”。評論還號召全省糧食保管工作人員要充分認識推廣無蟲糧倉先進經驗的重要意義,各級糧食部門領導必須深入發動糧食保管工作人員認真學習無蟲糧倉的先進經驗,樹立“防重于治”的思想,經常地、深入地檢查學習這一先進經驗的情況,切實全面推廣這一先進經驗。

  1954年3月6日,《人民日報》刊發多篇文章及圖片介紹了余杭縣首創大批無蟲糧倉的事跡,包括《浙江余杭縣首創大批無蟲糧倉》《浙江各地推廣余杭無蟲糧倉的經驗》《記蘇聯倉蟲防治專家參觀余杭縣無蟲糧倉》《糧食保管工作的先進旗幟》《余杭縣的無蟲糧倉(圖片)》等,并發表短評——《推廣余杭縣無蟲糧倉的經驗,作好糧食保管工作》,指出:“浙江省余杭縣糧食部門在糧庫設備條件不好的情況下,創造大批無蟲糧倉的事實”,有力地批評了“糧庫設備條件太差,很難作好保管工作”的思想,“為全國糧食部門樹立了一個良好的榜樣”?!凹Z食保管工作是一項重大的工作,各地應當學習余杭縣的經驗,努力完成這一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1954年3月30日,“中央糧食部黨組向中財委黨組并中央提出《關于糧食保管工作的報告》”,報告了反映糧食保管工作中發生的問題,要求各地均須認真培養樹立保管工作上的模范旗幟,號召各地學習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的模范經驗,用以鼓舞廣大基層糧食干部工作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增強職工對本職工作的政治責任感。4月9日,中共中央將報告轉發各中央局、分局、省委,要求參照執行。

  之后,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經驗迅速走向全國,一個“向余杭縣無蟲糧倉看齊”、把糧食保管工作的質量提高一步的運動在全國糧食部門迅速形成熱潮。1954年初,浙江省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就組織了兩次全省糧食局干部集體參觀學習。至4月初,全國各地就有湖南、江蘇、福建、安徽、廣東、江西和廣州市等省市的124人到余杭參觀學習。

  各地學習余杭縣創建無蟲糧倉的活動很快取得了顯著成績。僅半年多時間,浙江各地糧庫“糧倉的清潔衛生情況有了改善,糧食霉爛、發熱事故逐漸減少,雀害鼠害已開始減輕,個別地區還消滅了糧倉的蟲害,出現了無蟲糧倉”。1954年上半年,浙江各地無蟲糧倉的總倉容已達6.6億斤,僅嘉興、寧波、溫州、金華4個專區無蟲糧倉就達2680座。

  安徽、福建、江蘇、山東、湖南、廣東、上海、廣州等地糧食部門派代表到余杭縣參觀學習后,一般都通過會議、業務刊物等形式進行了廣泛宣傳,有的擬訂具體計劃積極開展推廣工作。江蘇省蘇州專區、鹽城專區等地的糧食部門還提出了創造無蟲糧倉的指標。中南各地糧食部門“積極學習浙江省余杭縣無蟲糧倉保管糧食的經驗,試建無蟲糧倉”。截至1954年5月中旬,“廣西省已確定以十六個糧庫作為推行余杭縣經驗的重點;河南省已在九百零九座糧倉展開重點試驗;江西省計劃在今年使百分之十的糧倉成為無蟲糧倉,另外還計劃創造一批無霉糧倉和無鼠糧倉;湖北省計劃在今年使百分之五的糧倉成為無蟲、無霉糧倉,使百分之十的糧倉成為無蟲糧倉,另外還要創造一批無霉糧倉;湖南省各專區都準備試建一兩處無蟲糧倉”?!鞍不帐⊥h的華陽、當涂縣的采石、黃池以及江蘇省吳縣的木瀆區、福建省晉江縣的安海等地,有不少糧庫運用余杭縣經驗以后,倉蟲已經很少,有的且已成為無蟲糧倉”?!昂幽鲜〔劭h、嵩縣等地已有一批無蟲糧庫,江西省進賢縣、豐城縣等地已出現了一批標準清潔糧庫”。

  至1954年底,全國已創建無蟲糧倉9774座又1574間,無霉糧倉15770座又517間?!案鞯丶Z庫的廣大職工發揮了積極性,創造了許多先進的糧食保管方法和工具、儀器。同時,各地在糧食保管工作中還訓練和培養了大批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這些都是進一步改善糧食保管工作的有利條件?!?/p>

  三、“四無糧倉”的推廣及成效

  “四無糧倉”是新中國糧食保管工作進一步發展后提出的更高標準,也是國家授予糧食倉儲單位的最高榮譽,而創建“四無糧倉”活動則是新中國糧食保管事業中經常性的重要工作。余杭縣是“四無糧倉”首倡地,也是首個“四無糧倉”誕生地。

  在全國各地紛紛學習、推廣余杭縣無蟲糧倉經驗之際,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又在思考如何以更嚴的要求、更高的標準進一步做好糧食保管工作,減少儲糧因蟲、霉、鼠、雀危害造成的損失。1954年3月6—9日,余杭縣糧食局召開1953年度全縣保糧工作總結評比授獎會議,會議針對過去糧食保管工作著重于防治蟲害,而對于危害倉糧的鼠、雀防治工作較為松懈的問題,正式提出要在1953年首創無蟲糧倉的基礎上,保證1954年全縣全部糧倉達到無蟲、無霉、無鼠、無雀的新要求。這是全國糧食系統首次提出創建“四無糧倉”的口號。

  之后,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掀起了大規模創建“四無糧倉”活動,并很快取得成效。根據1954年5月余杭縣糧食局檢查情況顯示:全縣45座實儲糧倉中無蟲糧倉28座,無霉糧倉45座,無鼠糧倉35座,無雀糧倉45座。另有42座空倉全部無蟲,其中倉前區6座實儲倉全部達到“四無”標準,這就是全國首批“四無糧倉”。到該年秋,余杭縣87座糧倉中有27座實現了“四無”標準,占總糧倉數的31%;87座糧倉中,無蟲糧倉76座、無霉糧倉75座、無鼠糧倉30座、無雀糧倉75座。

  余杭縣在首創無蟲糧倉的基礎上再創“四無糧倉”,其成功的經驗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繼續抓好“四個環節”和“六個步驟”。徹底搞好清潔衛生、剔刮打掃、清倉消毒、粉刷嵌縫、熏蒸器材用具及儲糧普查、翻曬過篩等工作,鞏固無蟲成果并防止糧食霉變。例如,1954年1—5月,各糧庫就在清潔衛生運動中清理出垃圾泥土、蟲巢蟲繭、灰塵雜草、瓦礫等12.29萬斤,僅5月各糧庫就通過暴曬、過風、過篩、攤涼等方法處理蟲害及高水分等問題糧63.46萬斤,全年處理高水分等問題糧達4144.47萬斤。

  第二,增建或增修防雀網并加強防鼠滅鼠工作,其中重點是防鼠害。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研究老鼠習性,采取“堵”“捕”相結合的方法消滅鼠害?!岸隆本褪怯眉埥钅嗷?、沙子、石塊、碎玻璃等全面封堵倉頂、四壁、倉周的洞穴縫隙,開溝填石夯實倉壁地面,堵死老鼠可能鉆入糧倉的洞縫;“捕”就是添置捕鼠器等進行滅鼠工作。例如,倉前區糧庫糧食保管工作人員曾在34天就捕老鼠369只。各糧庫還發動群眾投入捕鼠防雀運動。例如,閑林區糧庫保糧模范喻傳秀發動群眾捕鼠,僅10天就捕鼠200余只。1954年1—5月,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和群眾共捕鼠2593只。

  第三,走群眾路線,發動組織群眾護倉護糧。余杭縣糧食局提出要“將群眾本身的利益和護糧工作統一起來”,各糧庫關心倉鄰群眾的生產生活,幫助群眾解決實際問題,同時加強對倉鄰群眾的宣傳教育,培養群眾骨干,組織成立群眾護糧組織——“四鄰小組”,1954年全縣建立了44個護糧組織,參加群眾達565人。各護糧組織訂立護糧公約,不但開展護糧工作,還進行倉庫周邊清潔衛生、捕鼠防雀、翻曬儲糧等工作,在創建“四無糧倉”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第四,制定并嚴格貫徹落實經常性的儲糧檢查制度,即三天一小查,七天一大查,風雨后及時查,區糧食管理所每月一普查,縣糧食局三月一會查,再配以突擊抽查、各糧庫間互查,每次檢查均有詳細記錄,發現問題及時解決,確保儲糧安全。

  從1953年到1954年,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實現了從無蟲糧倉到“四無糧倉”的大跨越,為全國樹立了“四無糧倉”旗幟,成為大家學習的榜樣。浙江省糧食廳在提出創建“四無糧倉”號召后,在《浙江日報》發表《向余杭縣糧食局學習,把糧食保管工作質量提高一步》一文。文章指出:1953年余杭縣出現了55座無蟲糧倉,有力地打破了過去一向認為“糧食蟲害不可避免”的保守思想,為糧食保管工作樹立了一面先進的旗幟?!坝嗪伎h的糧食保管工作者并不滿足已有的成績,最近又提出要進一步提高工作質量,爭取達到無蟲、無鼠、無雀、無霉爛的‘四無’要求,并向全省糧食部門提出了挑戰。他們這種積極做好工作的首創精神,是值得全省糧食保管人員學習的”。浙江省糧食廳號召全省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積極向余杭縣糧食局應戰,并開展保糧工作競賽,進一步提高本省的糧食保管工作的質量。

  1954年8月,浙江省糧食廳根據余杭縣創建“四無糧倉”的經驗,制定了“四無糧倉”標準和鑒定辦法,規范“四無糧倉”創建活動。浙江各地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紛紛響應省糧食廳的號召,隨即展開了儲糧普查排隊、曝曬高水分糧、倉庫清潔衛生、捕殺越冬倉蟲等一系列工作。同月,浙江省很多糧倉都達到了“四無”要求,例如,寧波專區1300多座無蟲糧倉中有519座達到了“四無糧倉”標準。1954年底,經浙江省糧食廳鑒定,全省創建了無蟲糧倉6421座,占總倉容的27.2%;無鼠糧倉4640座,占總倉容的20.1%;無霉糧倉12969座,占總倉容的55.5%;無雀糧倉12666座,占總倉容的55.1%。全省糧食保管損耗率降低,由1953年的0.117%降至1954年的0.103%。

  國家糧食部對余杭縣首創“四無糧倉”高度重視,并將其作為國家糧食保管工作的標準。1955年3月,糧食部部長章乃器在第三屆全國糧食倉儲工作會議上強調:“提出‘四無’糧倉這個名稱,說明我們的倉庫干部無時無刻不在求進步,從無蟲、無霉進一步要求無蟲、無霉、無鼠雀、無事故,對工作的要求是步步提高、永遠向前的”。4月5日,糧食部下發《糧食系統全面開展無蟲、無霉、無鼠雀、無事故糧倉工作意見》,將“四無”內容統一調整為無蟲、無霉、無鼠雀、無事故,并規定了“四無糧倉”的基本條件。5月10日,糧食部下達《關于做好糧食保管工作的指示》,“再次強調全面推廣無蟲、無霉、無鼠雀、無事故的糧倉”,并要求1955年“每縣創造一個或幾個無蟲、無霉、無鼠雀、無事故的倉房”。此外,指示還要求先從有條件的地區“擇蟲、霉、鼠雀、事故最嚴重的開始,實現一倉一項,鞏固一倉一項,循序漸進,向‘四無’糧倉的最高方向發展”。

  從此,余杭縣始創的“四無糧倉”在全國糧食系統內迅速推廣,并很快掀起一個學先進、創“四無”的社會主義勞動競賽熱潮。到1955年底,全國已創造了2萬多座“四無糧倉”,浙江省“四無糧倉”已達5123座,倉容量已占全省總倉容的23.4%。余杭縣則走在全國最前列。1955年底,全縣“四無糧倉”達到85座,比1954年冬又增加58座,倉容量2139萬斤,占總倉容的81.87%,其中倉前區17座糧倉全部達到“四無”標準。此外,全縣無蟲糧倉占總倉容的90.5%,無霉糧倉占總倉容的97.97%,無鼠糧倉占總倉容的93.33%,無雀糧倉達到100%,無事故糧倉占總倉容的97.55%。

  “四無糧倉”經驗的推廣,大大降低了儲糧損耗率和保管費用。據章乃器在第一次全國糧食先進工作者代表會議上的報告,1955年全國糧食保管損耗率比1953年降低了70%。在商業部1983年1月召開的全國商業部門“四好”“四無”倉庫代表會議上,糧食儲運局負責同志在對“四無糧倉”工作做簡要歷史回顧后指出:糧食“保管自然損耗率五十年代初一般都在0.3%以上”,由于開展“四無糧倉”活動,至80年代初“降低到一般都在0.2%以下,不少地區只有0.01%左右。僅此一項,一年就減少糧食損失一億多斤,相當于畝產千斤十幾萬畝糧田的產量,成績是很大的”。

  浙江省開展“四無糧倉”建設后,僅1955年就減少糧食損耗1351萬斤,節省糧食保管費用418萬元。1958年3月,浙江實現“四無糧倉”省后,與1953年相比,每年為國家節省糧食7900多萬斤。作為糧食保管工作典范的余杭縣,其儲糧損耗率和保管費用均遠低于全省和全國平均水平。1955年,余杭縣的儲糧平均損耗率僅為0.01%,遠低于全省的0.046%,不到全國平均損耗率的1/20,平均每萬斤糧食保管費僅為11元,遠低于全省的28.2元、全國的34.7元,其中首創無蟲糧倉的倉前區儲糧損耗率降至0.0005%,每萬斤糧食保管費降至3.35元。而且余杭縣是“四無糧倉”建設“一面永不褪色的紅旗”,余杭糧管所(原倉前區糧庫)連續40年保持“四無糧倉”的光榮稱號。

  新中國成立之初,糧食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戰略物資。黨和政府在努力恢復糧食生產的同時,高度重視糧食保管工作。但在當時倉容嚴重不足、倉房設施簡陋、保糧設備與藥劑短缺,而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又普遍缺乏專業知識與技能的條件下,如何提高糧食保管效率,減少儲糧因蟲、霉、鼠、雀害造成的損失,是全國糧食戰線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在十分簡陋的倉房設施條件下,創新糧食保管方法,首創了無蟲糧倉,繼而又提出并創建了全國首批“四無糧倉”,成為全國糧食保管工作典范。國家糧食部及時總結余杭縣等地的經驗,制定“四無糧倉”標準和鑒定辦法,在全國推廣并持續開展“四無糧倉”建設活動。這一活動對于減少儲糧損失、降低保管費用、保持糧食品質、提高糧庫企業管理水平具有重要作用。以余杭縣糧食保管工作人員為代表的新中國第一代糧保人在守護管好國家糧倉中形成的“四無糧倉”精神,即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銳意改革的創新精神、惜糧如金的節儉精神和敬業愛崗的奉獻精神,成為激勵一代代糧保人接續奮斗的精神動力?!八臒o糧倉”創建活動和“四無糧倉”精神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圩髡吆喗椋萏账?,教授,杭州師范大學人文學院,311121。

  本文發表在《當代中國史研究》2020年第6期,注釋從略,引用請參考原文。

    1. 新中國成立初期安徽金寨梅山水庫移民安置研究
    2. 監管與清理:新中國成立初期上海外資公用事業改造的歷史考察
    3. 論新中國成立初期上海私營商業的恢復和發展(1949—1951)
    4.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院校的創建與奠基
    5. 新中國成立初期馬克思主義在新疆地區的傳播(1949—1955年)
    6. 新中國成立初期民族地區社會治理歷史考察及啟示
    7. 新中國初期城市私房改造政策探析
    8. 新中國成立初期湖南省貫徹婚姻法運動考察
    9.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社會教育論析(1949~1952)
    10. 新中國成立初期軍隊建設方針探析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gsw@iccs.cn
    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