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科建設 >> 學科建設理論
儲著武:新中國“十七年”歷史學研究的規劃
發布時間: 2020-10-27    作者:儲著武    來源:“中共歷史與理論研究”微信公眾號 2020-10-26
  字體:(     ) 關閉窗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歷史學直接參與意識形態的構建,在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學術體系中占據重要位置。1949年至1966年的“十七年”間,黨和國家領導史學研究的部門以及從事歷史學研究的機構制訂過歷史學研究規劃,希冀使歷史研究有計劃有步驟地發展。

  目前,學界對“十七年”歷史學情況的研究已有不少成果。這些成果,或從學術史角度,或從史學史角度,或從思想史角度,揭示出這個時期黨領導并推動歷史學研究的歷程、成就與經驗教訓。但從現有研究成果來看,學界關于歷史學研究的計劃性問題關注很少。有鑒于此,本文通過梳理“十七年”歷史學研究計劃 (或規劃) 的緣起、制訂及其影響,初步反映“十七年”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計劃 (或規劃) 發展情況。

  一、緣起:全國歷史學研究計劃性的提出

  (一) 國民經濟恢復時期歷史研究計劃的發展情況

  自1949年至1952年,我國處于國民經濟恢復時期。這一時期,歷史學研究團體、歷史學研究機構,以及高等院校歷史系,在各自工作中對于歷史學研究計劃性的問題有一定強調,但制訂全國性歷史學研究規劃的時機尚未完全成熟。

  從全國性歷史研究團體來說,新史學研究會及其后成立的中國史學會有過工作計劃。1949年7月,為團結組織全國歷史科學工作者,中國共產黨推動成立新史學研究會。1951年7月,在新史學研究會的基礎上,全國性歷史學研究團體———中國史學會正式成立。中國史學會制訂了工作計劃,明確要收集近代史史料、編輯亞洲史目錄、開展辛亥革命口述史研究、編輯少數民族史史料等。對此,史學會負責人范文瀾還表示:“這些計劃都能成為現實?!敝袊穼W會雖有過計劃,并初步按計劃編輯出版《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但它畢竟只是學術團體,對推動全國歷史研究計劃性影響不大。

  從專門性歷史研究機構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部分歷史研究機構相繼設立。1949年11月5日,中國科學院接收原北平研究院的史學研究所以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北京的圖書史料整理處。1950年5月,華北大學研究部歷史研究室劃歸中國科學院。以這些機構和人員為基礎,中國科學院組建了新的歷史研究機構。1950年5月,政務院批準成立中國科學院第一批研究所,其中有近代史所、考古所。隨后,近代史所、考古所在開展工作時擬訂過年度計劃。

  從高等院校歷史系來說,歷史學研究力量也經歷過重新調整。1952年,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部分大學歷史系被撤并。這些學校研究力量分散到有歷史學科的院系、研究機構以及其他機構中,使得歷史學研究人才布局和學科布局發生變化。部分留在高校的歷史學研究力量主要任務是從事歷史教學,科研退居其次,也談不上歷史學研究計劃性的問題。

  (二) 有計劃經濟建設時期歷史研究計劃的凸顯及其解決

  中國科學院歷史學研究機構,一方面加強內部機構建設,另一方面加強了歷史研究的計劃性。1953年初,近代史所、考古所分別制訂了各自計劃并按照計劃開展工作。1953年2—5月,中國科學院代表團訪問蘇聯,其中一項任務是考察蘇聯科學院的計劃工作。劉大年作為訪蘇代表團成員向蘇聯介紹中國歷史科學研究現狀,指出今后中國要有組織地推進近百年中國史研究、用適當的人力研究古代史以及有計劃地研究少數民族歷史。1953年8—9月,為領導中國歷史研究工作,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中國歷史問題研究委員會。歷史問題研究委員會明確用馬克思主義研究歷史,但并未提及歷史研究計劃性。1954年,中國科學院在考古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 (1954年改為歷史研究所第三所) 的基礎上,又增設歷史研究所第一所和第二所,至此中國歷史各時段都設有專門研究機構。

  自1953年起,我國開始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進入有計劃經濟建設時期。這個時期,黨和國家要求文教部門要“按計劃辦事”,并制訂各自計劃。在按計劃辦事原則的要求下,包括歷史學研究在內全國科學研究計劃性的問題得到統一解決。1953年11月19日,中國科學院黨組向中共中央提交《關于目前科學院工作的基本情況和今后工作任務給中央的報告》,建議“在國家計劃委員會內成立專門機構,負責綜合審查全國科學研究工作的計劃”,以及成立社會科學部等4個學部加強學術領導。1954年1月24日,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在政務院第204次會議上做《關于中國科學院的基本情況和今后工作任務的報告》,提出了與中國科學院黨組同樣建議,并得到會議批準。1954年3月8日,中共中央對中國科學院黨組的報告做出重要批示,明確指出:“國家計劃委員會應負責審查科學院、生產部門及高等學校的科學研究的計劃,以便解決科學研究和生產實踐相結合的問題以及各方面在科學研究工作中的分工與配合的問題?!?955年6月,中國科學院正式成立哲學社會科學部等4個學部。在學部成立大會上,全國科學研究計劃性問題再次成為討論熱點。學部大會結束以后,中國科學院就為制訂本院以及全國科學研究遠景規劃做大量準備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解決全國科學研究計劃性的步伐。1955年9月,中國科學院發出《關于制訂中國科學院十五年發展遠景計劃的指示》。在這份指示中,中國科學院立足于制訂本院各研究所的遠景規劃,強調要在科學院各個研究所規劃的基礎上制訂全國科學發展的遠景規劃。

  1955年下半年,我國農業合作化掀起高潮,中共中央及毛澤東提出了“全面規劃,加強領導”的方針。盡管這一方針起初是針對農業合作化提出的,但隨著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掀起高潮,這一方針成為國家各個行業、領域需要貫徹執行的方針。自然,包括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在內的整個科學研究也不例外。1955年11月23日,中共中央為解決知識分子問題和科學發展問題,決定召開一次知識分子問題會議。為此,中共中央于1955年12月16日發出《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指示草案》。在這份草案中,中共中央對于制訂十二年科學發展遠景規劃做出一些原則性指示。1956年1月14—20日,中共中央召開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會議,周恩來代表中央所做的《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報告》,再次對制訂全國科學發展遠景規劃提出了要求。正是在全國性科學發展遠景規劃重要性凸顯,以及國家開始著手布置制訂全國科學發展遠景規劃的基礎上,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遠景規劃才同時提上日程。

  1955年底,中共中央、國務院為擬訂全國哲學社會科學遠景規劃,決定由中宣部、哲學社會科學部以及其他機構共同負責。為此,中宣部成立了制訂發展哲學和社會科學十二年計劃九人小組。1955年12月27日,九人小組召開第一次會議,決定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按學科和問題另設11個小組進行,由各小組分別提出各學科的發展計劃、包括的項目以及培養研究人才等。在這11個小組中,第三組是歷史組,由胡繩任召集人,組成人員有范文瀾、劉大年、侯外廬、翦伯贊、尹達、張稼夫、黎澍、向達、陳垣、夏鼐。截至此時,哲學社會科學部所屬歷史研究機構有考古所、歷史所一所、歷史所二所、歷史所三所四個研究所??梢钥闯?,歷史組組成人員都來自哲學社會科學部歷史研究機構。后來,哲學社會科學部四個歷史研究所確實在擬訂歷史研究規劃工作中發揮了關鍵性作用。

  二、十二年規劃:1956—1967年歷史研究遠景規劃

  中宣部九人小組第一次會議要求各門學科規劃必須包括本學科發展的方向和重點,十二年應完成的研究工作、著作及時間,現有力量的領導組織、充實或設立研究機構,建立缺門和加強薄弱學科,研究人才的培養,十二年內培養博士、副博士的逐年增長指標,翻譯著作、出版刊物、搜集整理資料,以及開展研究工作的條件等方面的內容。同時,這次會議指定由尹達負責提出《發展歷史科學和培養歷史科學人才的十二年計劃草案初稿》。會議結束以后,十二年歷史科學規劃工作相應展開。

  1956年1月6日,中國科學院歷史一所、二所、三所召開歷史、考古研究十二年遠景規劃座談會第一次會議。會議討論了初稿草擬過程中的不足,指出“在草案初稿中關于目前人力狀況一項內,沒有包括科學院和高等學校以外的人力在內,而在這方面實際上有大量潛力可以開掘,例如在國家機關內、軍隊系統內、高級中學教員中以及社會上還有不少人可以從事研究工作。對于這部分力量應加以充分估計,并設法將其組織起來或調至研究機構內工作”?!安莅赋醺逯腥鄙偈赀h景規劃的總目標,沒有規劃處十二年內應該達到什么樣的科學水平,因之需要列一項。原來初稿中關于研究項目一條有些太瑣碎,有些不符合實際需要?!睍h提出,十二年歷史學規劃總目標應包括:(1)關于歷史科學理論的研究及應該達到的水平;(2)建立和充實歷史科學的基礎工作 (包括歷史科學輔助學科、收集和整理史料、編纂工具書、搜集國外歷史學的研究情況及翻譯外國史學名著和史料等) ;(3)填補和充實缺門、弱門的研究工作,十二年內應使一切缺門弱門都能有一定水平的專家在這方面領導和開展研究工作;(4)編出一套比較完整的教科書。

  這次會議所提供的歷史科學規劃草案初稿,應該是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機構擬訂的十二年歷史科學遠景規劃。1956年1月,中國科學院在各所規劃的基礎上制訂了一份綜合性發展規劃——《中國科學院十二年發展遠景規劃綱要 (草稿) 》。其中,歷史科學研究任務是“編寫多卷本的中國通史,著重研究中國近代史現代史。在古代重要文化地區進行系統的發掘,研究史前人類文化和古代器物;開展專門史、少數民族史、亞洲史和世界史的研究”。這份規劃的內容吸收了上面提到的草案初稿。盡管今天無法知道草案初稿的具體內容,但這份草案初稿主要立足于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工作,缺乏對全國歷史科學研究的觀照。但是,這次會議討論了十二年歷史科學規劃的總目標,初步解決了規劃方向與原則的問題。

  尹達作為歷史學科規劃的負責人,參加了這次會議,但他在會上做何發言限于材料不得而知。會議結束之后,尹達全身心投入十二年歷史科學遠景規劃工作。1956年1月17日,尹達正式提出《發展歷史科學和培養歷史科學人才的十二年遠景計劃綱要草案 (初稿) 》。這份初稿體現了1月6日會議所確定的原則和總目標。其基本內容包括:歷史科學的現狀和基本任務、歷史科學機構的組織調整與建立、歷史科學人才的使用與培養、歷史科學論著的編輯和出版以及歷史科學的國內國際的學術活動等五大方面。1956年1月31日,國務院召開科學遠景規劃動員大會。這次會議標志著全國科學遠景規劃工作進入正式啟動并加速進行的發展階段。這次會議上,尹達、侯外廬、譚其驤等歷史學家應邀參加。

  自2月以來,十二年歷史科學遠景規劃工作在國務院統一部署與要求下,進入緊張的擬訂階段。2月16—17日,歷史二所學術委員會開會,其中一項任務是討論歷史科學遠景規劃。侯外廬、向達、顧頡剛等人出席,尹達、呂振羽、翦伯贊、劉大年、范文瀾、吳晗等人未至。會后,顧頡剛指出“在黨與政府協助之下,此一大業必可成就,快甚”,表達了對實現歷史學研究規劃的樂觀信心。2月27日,中國科學院一所、二所、三所聯合召開學術會議,討論歷史科學長遠規劃草案,侯外廬、范文瀾、劉大年、尹達、顧頡剛、胡繩、向達、翦伯贊等出席。223月上旬,十二年歷史科學遠景規劃擬訂完成。3月12日,潘梓年報告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工作進展時說:“各門學科規劃進展情況,大體可以分為三種情形:第一種經過專家反復討論,已經提出了中心問題,且提得較有根據,并按規劃九項內容擬出了規劃初稿的,有哲學、歷史、語言、文學、科學史等學科?!?月,哲學社會科學長遠規劃辦公室正式編印出《歷史科學研究工作十二年遠景規劃草案 (初稿) 》。至此,十二年歷史科學規劃擬訂工作基本完成。

  十二年歷史科學研究遠景規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組織制訂的第一份全國歷史科學研究規劃。目前,這份規劃文本未見公布,以至于學界幾乎不清楚這份規劃制訂情況以及內容。近幾年,筆者致力于研究當代中國學術社會史,收集到這份規劃文本,在此做一簡單介紹。

  十二年歷史科學規劃草案初稿包括十個部分內容:(1)基本情況;(2)中心問題及其他重要研究題目;(3)需要加強的薄弱學科和空白學科;(4)重要的專門著作;(5)教科書;(6)搜集、整理、編纂、出版研究用的各種資料和工具書;(7)整理、翻譯古典的和近代的歷史書籍;(8)干部的培養;(9)歷史科學研究機構的充實和設立;(10) 其他。

  第一部分概述新中國成立以后黨領導的歷史科學的成就,從四個方面分析了歷史科學研究的現狀與問題,強調我們必須“根據需要和可能,制出全面規劃,加強理論上和組織上的領導,使歷史科學研究在今后十二年內完成預期的指標”。

  第二部分“中心問題及其他重要研究題目”,列舉了歷史科學研究的9大中心問題以及中國史16個、亞洲史26個、世界史31個重要研究題目。9大中心問題是中國奴隸制社會、封建制社會的發展規律及其特點,中國少數民族歷史、各民族的相互關系和共同締造祖國的研究,中國民主主義革命的規律,中國共產黨黨史,中國工人階級,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中國社會主義革命的形式和特點,亞洲各國人民反對殖民主義的斗爭,中國在世界史上的地位。在每個中心問題之下,又列出了需要研究的問題。以中國在世界史上的地位為例,就列出了15個問題,分別是:批判帝國主義史學家對世界史的歪曲——首先是對中國在世界史上地位的歪曲;古代西域國家及其與中國的關系;匈奴西遷與西亞、歐洲部族的大遷徙;中國絲與大絲道;中國四大發明在世界文化上所起的作用;中國與羅馬及拜占庭帝國的關系;中世紀伊斯蘭教旅行家東方紀行的研究;西亞諸宗教與中國;古代歐亞海上交通研究;16—17世紀中國藝術與歐洲藝術的影響;17—18世紀中國文化對歐洲啟蒙運動的影響;華僑在世界史上所起的作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世界和平運動中所起的作用;中國現代革命的世界歷史意義。其他研究題目,在此不一一列舉。

  第三部分“需要加強的薄弱學科和空白學科”,指出中國科學院必須充實現有三個歷史研究所,并在較短時期內陸續建立新的研究機構;高等學校歷史系要根據各校實際情況,逐步增設專業或專門化。按照先后緩急的原則,目前迫切需要加強的學科有蘇聯黨史,中國民族史,中國現代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專史 (包括中國國民經濟史、中國國家法權史、中國軍事史、中國教育史、中國思想史、中國史學史、中國科學技術史、中國藝術史、中國都市史) ,亞洲各國史,世界史,史料學、歷史檔案學,歷史地理學。規劃提出了加強薄弱學科和空白學科的保障措施。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要求“科學院歷史所第三所在1957年設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組,與有關單位合作,開展研究工作”;世界史,要求“科學院在1957年前成立世界史研究機構”“加強各高等學校的世界史教研室”“在世界史研究機構成立后,每年聘請蘇聯專家對開展研究工作進行短期的指導”“繼續派遣留學蘇聯和歐洲人民民主國家的留學生”,并指出由于世界史研究的基礎非常薄弱,應當把工作分為兩個階段,1962年之前以充實資料、準備工具書及培養研究人才為主,1962年之后要有計劃地開展研究工作。

  第四部分“重要的專門著作”,列出了中國史100種 (或類) 、亞洲史27種 (或類) 、世界史36種 (或類) 重要的專門著作。這些著作主要是圍繞著中心問題及其他重要研究題目來規劃。以中國史為例,有中國古代史、中國中世史、中國近代史、中國現代史 (1919—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世界史,有世界工人運動史、近代國際關系史、非洲史與帝國主義對非洲的侵略、拉丁美洲史與帝國主義對拉丁美洲的侵略、現代國際關系史、第二次世界大戰史等。

  第五部分“教科書”,擬編寫的歷史教科書有中國共產黨黨史、中國史、中國現代革命史、亞洲各國史、世界史、高中以下歷史教科書。規劃還具體規定完成教科書編寫任務的機構、時間及字數。對于中國共產黨黨史,規劃提出“由黨中央專門機構負責,在1957年內完成初稿,以‘樣本’形式出版”;對于中國現代革命史,規劃提出“由高等教育部負責,組織專家編寫,在1957年內完成初稿,以‘樣本’形式出版”;對于世界史,規劃提出“有中國科學院世界史研究機構負責,組織專家編寫,自1956年至1958年寫成初稿,以‘樣本’形式出版。字數暫定為160萬字”。

  第六部分“搜集、整理、編纂、出版研究用的各種資料和工具書”,提出要投入相當大的力量來編纂工具書和整理、翻譯歷史資料及歷史書籍的工作,為發展歷史科學及培養干部創造條件。規劃就編纂工具書、編輯論文集與文摘,以及搜集、整理歷史資料三個方面做了詳細規定。如編輯論文集與文摘方面,規劃提出中國史部分要編輯論文選集3種、論文文摘1種,元史及蒙古史部分要編輯論文選集2種、論文文摘1種,亞洲史部分要編輯論文選集1種、論文文摘1種,世界史部分論文選集1種、論文文摘1種。搜集、整理歷史資料方面,規劃提出世界史部分要:(1)收集整理我國史籍中有關世界史的資料,分輯出版;(2)編譯“世界史資料選集”,分輯出版。

  第七部分“整理、翻譯古典的和近代的歷史書籍”,提出“總類”、“中國史部分”、“元史及蒙古史部分”、“亞洲史部分”及“世界史部分”的整理、翻譯工作??傤惒糠?,提出要編譯“馬克思主義與歷史科學”、“編譯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中論亞洲史的部分”及“翻譯蘇聯百科全書中歷史方面的各條”。世界史部分,提出1956—1958年譯書26種1800萬字,1959—1961年譯書16種700萬字,1962—1964年譯書21種2000萬字,1965—1967年譯書11種1500萬字。

  第八部分“干部的培養”,提出“從我國歷史科學發展的前景推計,今后十二年內,在歷史科學的研究工作中約需高級研究人員600人,中級710人,初級1330人。在教學工作中,綜合大學約需副教授以上616人,講師728人,助教280人;師范院校約需副教授以上350人,講師1280人,助教800人。歷史書刊的編輯和翻譯匯總,約需400人”。關于如何培養歷史研究人才,規劃提出要“建立正規的研究生制度”、“建立博士生制度”、“派遣留學生”及“建立必要的制度,以培養在職初級人員和教學人員”等措施。

  第九部分“歷史科學研究機構的充實和設立”,提出成立歷史科學學部 (1957年科學院成立歷史科學學部,統一領導各歷史科學研究所和有關機關,并領導全國的歷史科學研究工作) 、發展現有各歷史研究機構 (包括歷史研究所一所、二所、三所以及“歷史研究”編輯部) 、建立新研究機構 (包括亞洲研究所、世界史研究所、地方歷史研究機構、歷史檔案館、歷史地理研究機構、史料整理機構以及歷史工具書編組機構) 以及建立其他有關的歷史科學機構 (包括歷史科學的科學情況報道工作、國外歷史科學方面的書刊和資料搜集工作、國外歷史書刊的翻譯工作等) 。

  第十部分是對歷史刊物和通俗讀物的要求。規劃提出,《歷史研究》雜志從1957年起改為理論指導性的刊物;創辦《歷史學報》、《歷史科學動態》 (或史學通訊) ;加強《光明日報》“史學”副刊的編輯工作;《史學譯叢》從1957年起改為月刊,擴大篇幅,充實內容;調整《歷史教學》及《新史學通訊》,加強編輯機構;陸續編印分類的歷史資料。同時,規劃強調今后要大力編寫通俗歷史讀物,并建議由文化部、教育部及科學院各歷史研究機構等共同負責編寫。

  最后,初稿列出兩個附件,一是中國史料叢刊編選擬目,將中國古代重要的歷史典籍囊括其中;二是元史及蒙古史譯書目錄,提出翻譯蒙文、俄文、英文、法文、拉丁文、波斯文、阿拉伯文及日文方面的書目。

  十二年歷史科學規劃制訂之后,其去向有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下發各地征求意見。各地史學工作者一方面肯定了歷史科學研究規劃的重要意義,另一方面又指出規劃的不足以及提出具體的修改意見建議。如對于規劃總的意見,中國人民大學革命史教研室指出:“這個規劃是不保守的,但希望領導上考慮目前現有的人力和物力,應分別輕重緩急,逐步實現。如中國現代革命史一年內是否能完成?值得考慮??傊?,應切合實際?!睂τ谘芯苛α亢脱芯宽椖康膯栴},歷史所三所通史組指出:“人力估計不確,如世界史人數比中國古代史還多,竟達176人 (初稿原文為172人) ,恐怕未必都能研究世界史?!薄案鞑糠猪椖款H多重復之處,如蒙古史,在中國史、亞洲史、少數民族史中都有,其它疑似情形也很多,需要精簡?!睂τ谥行膯栴}及研究題目,考古所所長鄭振鐸指出:“‘中心問題及其他重要研究題目’提得很全面,有‘氣吞全?!?。十二年內能否全部完成呢?應該有重點、有前后緩急的搞,但不能全面鋪開,后成為‘什么都有什么都不深入’的一個研究計劃?!?/p>

  二是十二年歷史研究遠景規劃的重要內容吸收進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遠景規劃。1956年6月,《1956—1967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草案 (初稿) 》擬訂完成,在第二部分“各學科的重要問題和重要著作”下第五個學科是“歷史學”?!?956—1967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草案 (初稿) 》中的歷史學研究規劃是十二年歷史科學研究遠景規劃的“精華版”和“濃縮版”。

  1956年9月16日,周恩來總理在中共八大上強調要在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下采取措施完成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規劃的任務。但是,1956年底,國際上爆發波匈事件以及中國國內出現一些不安定因素如罷工、請愿等。為此,中共中央決定在1957年開展一場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的整風運動,希望通過整風來化解各種矛盾。然而,隨著整風運動的開展,一些懷疑、否定黨的領導和攻擊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論大肆蔓延。這引起毛澤東以及中共中央的警惕。1957年6月起,中共中央發動反右派斗爭。史學界在這場反右派斗爭中受到沖擊,不少歷史學者被打成“右派”。歷史學界反右派斗爭的興起,深刻影響史學研究的正常進行,更不用說執行尚處于襁褓之中的十二年歷史學研究遠景規劃了。1958年3月以后,史學界又掀起歷史學“大躍進”,十二年歷史學遠景規劃又被各種龐大的紅專規劃與個人計劃替代。

  三、五年規劃:1958—1962年歷史研究規劃

  1958年3月5—12日,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召開第五次會議。會議期間,陳伯達應邀做“厚今薄古,邊干邊學”的報告,提出哲學社會科學“大躍進”的號召。這次會議標志哲學社會科學“大躍進”正式開始。與會社會科學家表示,要盡一切努力來完成重點研究項目,并根據重點項目的要求,訂出個人規劃。不僅如此,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第五次會議還正式通過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遠景規劃,專門確定1958年20個重點研究項目,其中歷史學研究項目包括“研究和總結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年來革命和建設的經驗”、“研究‘五四’運動簡史”、出版1957年歷史論文集等。

  在哲學社會科學“大躍進”的要求下,歷史學“大躍進”隨之展開。1958年3月13日,《人民日報》邀請在京哲學社會科學界人士,舉行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如何實現躍進問題的座談會。歷史學家翦伯贊、劉大年應邀參加這次會議。翦伯贊在發言中強調,實現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制定的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草案中關于歷史學研究的項目就是“歷史學的大躍進”。為此,他還提出了十個方面的建議。4月5日,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史學組召開座談會,討論實現歷史學“大躍進”的問題。來自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考古所和首都高校歷史系、出版機關的歷史考古工作者一百多人等與會。史學組組長翦伯贊主持會議,他強調現在要討論的是如何結合科委制定的有關歷史學規劃在歷史學的研究中和教學中來一個全面的“大躍進”,同時提到要“為提前完成十二年科學規劃中規定的歷史學的任務”而努力。劉大年在會上宣讀了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第三所今后五年工作計劃。6月11日,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召開第二次常委擴大會議,明確提出要提前完成躍進指標。翦伯贊在會上指出:“有些資產階級歷史學者以史料、考據而自恃。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歷史學家并不輕視史料,但是我們反對拿史料來嚇唬人,重要的問題是資產階級的思想觀點必須反掉?!?/p>

  正是在歷史學“大躍進”的社會氛圍下,史學研究機構、各地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 (或歷史學會) 、高等學校歷史系以及歷史學者個人為了響應“厚今薄古”的號召,跟上“大躍進”形勢,都紛紛制訂各自的“躍進”規劃和“紅?!庇媱?。由于當時各種歷史學研究躍進規劃和個人規劃非常多,在此以中國科學院史學研究機構、部分高校歷史系制訂的五年計劃為例進行分析。

  中國科學院歷史所第二所 (即中古所) ,當時有研究人員46人,專任研究員除所長外只有2人,副研究員10人,大部分研究人員對研究工作比較生疏,還有一部分是大學畢業不久的實習研究員。應該說,二所的研究力量并不強,但其提出的1958—1962年工作規劃堪稱龐大?,F將有關史料錄之如下:

  (一) 作為全所研究工作的中心問題共十二個,如中國封建社會史的分期、中國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和地租形態、中國封建社會農業與手工業的結合等等。

  (二) 通史兩種,包括參加編寫中國通史的隋唐至明清部分。

  (三) 專史十八種,有中國中世紀社會經濟史、中國中世紀國家與法權史、中國唯物主義史、匈奴史、鮮卑史等。

  (四) 斷代史五種,有隋唐五代史、明史、清史等。

  (五) 各項其他專史二十四種,有隋唐五代土地制度與地租形態研究、明代人民反封建斗爭、四十年來中國哲學史研究等等。

  (六) 普及性著作三十五種,包括宋遼金簡史等五種簡史,三十種通俗歷史小叢書。

  (七) 五年內將逐年分輯出版社會經濟史等多種論文集。

  (八) 書評工作成為全所研究人員的經常性工作內容之一,估計五年內將寫出書評約三十萬字左右。

  (九) 翻譯約二百萬字左右。

  這些論著,共計2400萬字左右,另外還打算匯編各種資料,2500萬字以上。規劃稱實現這些規劃需具備一定的條件,包括“打破常規,革新了體制”“破除迷信,使專家與群眾相結合”“反對單干,形成集體研究”“打垮學院式的研究途徑,堅持普及與提高相結合的方針”“從陳腐的規格論中解放出來”等。

  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第三所 (即近代史研究所) 的1958—1962年工作綱要,內容包括以下方面:

  (一) 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為方針,研究中國近代現代歷史。向資產階級學術思想進行堅決的斗爭,五年內,在中國近代現代史研究的領域中,拔盡白旗,插遍紅旗。

  (二) 堅決貫徹理論必須聯系實際,研究工作一定要緊密結合國家建設的需要,為當前的政治服務的方針;經常同脫離實際、脫離政治的傾向作斗爭。

  (三) 破“學院式”觀點,立群眾路線,要開門辦研究所。提倡專家與群眾相結合,提高與普及相結合。

  (四) 遵循“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力爭提前完成或超額完成工作計劃。

  (五) 依據“厚今薄古”的方針,來安排力量,確定工作項目。

  (六) 集中所內主要力量,五年寫出下列分量較大的著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中國現代史、中國近代史、帝國主義侵華史、中國通史簡編。通史寫出其他專著和通俗讀物52種。

  列入全所計劃的主要作品要求做到:(1)觀點正確,(2)掌握基本的史料,(3)吸收已有的研究成果,(4)文字明確清楚。

  (七) 五年內寫出文章450篇。包括:(1)結合當前政治任務的論文;(2)批判資產階級學術思想的論文;(3)學術爭論;(4)書評;(5)專題研究論文和調查報告。

  (八) 搜集、整理史料和編撰工具書。五年內的主要工作有:(1)編輯出版中國現代史資料叢書、中國近代史資料叢書;(2)整理重印近代現代報刊;(3)整理檔案;(4)進行專題調查訪問;(5)加強“近代史資料”的編輯工作;(6)編撰中國近代現代人名詞典、讀史地圖等工具書。

  (九) 系統地翻譯有關中國近代現代史的重要外文資料和有參考價值的學術著作。

  (十) 作好學術情報工作。有步驟地搜集國內外關于中國近代現代史的研究情況和出版情物,了解國內外史學界的動態。

  (十一) 加強與國內近代現代史工作者的合作。(1)組織各方面的力量,從事某些規模較大的工作,如整理史料、調查訪問、翻譯等;(2)所內研究人員可酌量在高等學校兼課或參加其他單位的研究工作;(3)聘請所外史學工作者參加我所的研究工作;(4)與所外有關單位合作研究某些專題項目。

  (十二) 組織全國性的近代現代史學術會議,每二年召開一次,討論重要的學術問題。按年編輯出版“中國近代現代史論文選集”。通過這些工作,以求有助于推動全國的近代現代史研究。

  (十三) 加強國際合作。(1)認真執行有關的國際學術合作協定。(2)盡可能滿足兄弟國家學術界在研究中國近代現代史方面的某些需要。(3)與國外學術界交流經驗。

  (十四) 大力培養干部,爭取五年內建立一支大約有300人左右的中國近代現代史科學隊伍。(1)其中的成員,要具有堅定的工人階級立場,工農群眾感情,集體主義思想和辯證唯物主義的世界觀。(2)高、中、初各級人員的比例要達到1:2:3。(3)貫徹勤學苦練、邊干邊學的方針,迅速提高各級研究人員的業務水平。青年研究人員要力爭在二、三年內掌握本門科學的基礎知識和專業知識,學好一種到二種外國語,基本上能獨立進行科學研究。

  (十五) 加強黨的領導,加強政治思想工作。(1)工作人員要密切聯系實際生活,積極參加勞動鍛煉。每人每年至少要參加體力勞動三十個工作日;有計劃地到工廠、農村進行訪問。(2)積極參加各項政治活動。(3) 關心時事,學習黨的政策,人民日報和《紅旗》雜志應作為最低限度的必讀報刊。(4)努力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首先是學習毛澤東著作,要貫徹“學習理論,提高認識,聯系實際,改造思想”的方針,自覺地以唯物論和辯證法作為觀察世界、研究學問、指導工作的武器。(5)通過交心會個別談心等方式,發揚批評和自我批評的精神,不斷地批判和克服資產階級的思想作風,培養敢想敢說敢作的共產主義風格。

  (十六) 加強學術領導。(1)充分發揮學術委員會的領導作用。(2)貫徹“百家爭鳴”的精神開展學術爭論。全國和各組每年都要訂出學術談論的計劃。提高不拘形式的對學術問題自由交換意見的空氣。

  (十七) 樹立優良作風。提倡嚴肅認真、刻苦鉆研,實事求是和大膽創新的精神,反對繁瑣主義,反對粗制濫造,反對華而不實。

  (十八) 健全所內民主生活。采取大字報,鳴放辯論等方式推動各項工作。

  (十九) 每年“新年”、“五一”、“七一”、“十一”,都要組織向黨、向國家、向人民獻禮。通過獻禮對躍進規劃和紅專規劃進行檢查評比。

  (二十) 根據工作需要制定和健全必要的規章制度。

  關于歷史三所的規劃,時任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的尚鉞致信劉大年說:“看了三所的規劃以后,我們很高興,并決定以全副精力支持您們的雄偉規劃?!驗槟鷤円巹澋奶栒?,我們已決定成立一個現代史組,現有四人,不久后可能有七人或八人。因此,我們近代史組和現代史組決定在范老和您的領導之下,開展未來的工作。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教研室會派戴逸和另外的同志去向您和三所現代史組同志們請教,并結合在一起工作?!薄捌浯?,我們近代史組集體的和個人的規劃,也打算置于三所的雄偉規劃之內。只是我們的水平低,所能拿出來的東西,是非常粗糙的??峙虏荒芘c您們的精深、淵博的專著并列。當然,我們要努力向您們學習,并力爭上游,盡可能地使我們的東西好一點?!睆纳秀X信中可以看出,歷史三所的研究規劃堪稱龐大,是名副其實的“躍進”規劃。

  與歷史二所、三所相比,各地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和歷史學會所制訂的歷史研究規劃 (計劃) 毫不遜色。如1958年3月底,天津市哲學社會科學學會聯合會成立。其所屬歷史學會提出要徹底批判資產階級史學觀點并介紹蘇聯歷史學的成就,編纂天津史和開展明清史的研究,爭取在三五年內使天津成為中國近代史和現代史、明清史和歷史教育工作的學術研究中心之一。歷史學研究的任務有:

  (1) 編纂天津史

  (2) 對中國資產階級史學的批判

  二年內系統批判資產階級史學觀點,鞏固馬列主義在歷史學領域中的領導地位。批判工作分三步進行:1) 1958年上半年以批判雷海宗反動歷史觀為中心并結合當前史學界兩條道路的斗爭來進行。2) 1958年下半年以批判解放前舊史學為中心并結合“五四”以來歷史唯物主義論和胡適派的斗爭。3) 1959年系統介紹馬列主義歷史觀與蘇聯歷史學的成就。

  (3) 對中國近代史、現代史的研究

  爭取五年內成為全國的中國近代史、現代史的研究中心之一。1) 二年內編出質量較高的中國近代史、現代史講義。2) 五年內編出一套中國近代史、現代史叢書。3) 本年編出解放以來中國近代史、現代史論文選集。

  (4) 關于明清史的研究

  爭取三年內成為全國明清史研究中心之一。爭取每年舉行明清史學術論文討論會一次,并出版論文和專著。

  (5) 關于加強歷史教育工作問題

  爭取五年內成為全國歷史教育研究中心之一。1) 五年內編出三至四套有關歷史教學與教學研究參考叢書。2) 除定期舉辦有關歷史教學與教育的研究、交流經驗和學術報告會外,并爭取在二、三年內在天津能舉行一次全國性的歷史教育研究與中學歷史課示范教學的經驗交流。3) 提高歷史教學月刊的質量,使成為貫徹黨的教育與學術活動方針的重要陣地和武器之一,本年與全國各高等師范學院、各省市教育廳 (局) 和重點中學的歷史教學研究機構取得密切聯系。

  北京大學歷史系近現代史教研室提出的五年規劃草案強調,科學研究的總的任務是“結合實際闡明中國民主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規律。研究工作要求貫徹厚今薄古,聯系實際和批判精神。注意開展實地調查研究工作,為革命事跡、革命地區和勞動人民編寫歷史”。具體任務如下:

  1.在前兩年至三年中,科學研究以編寫近代現代史講義和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觀點為主。并編出近代史和現代史的教學參考資料,寫出批判的論文。

  2.結合專題課的準備和開設,五年內陸續寫出專著五至十種,包括近代現代史上重要方面的系統著作 (如工人運動史) ,重大事件或歷史時期的綜合專著 (如五四運動史,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史,抗日戰爭史,辛亥革命史等等) 。

  3.開展近代現代史方面的調查研究工作,著重編寫黨領導下的各項革命運動、革命地區、革命工作、革命人物事跡的歷史。教師要組織和指導學生一同進行實地的調查訪問研究工作,五年內寫出專題報告、論文和專著若干種。

  4. 注意配合當前政治任務以及參加史學界重要問題討論,注意書評工作。(每人每年至少寫出論文一至二篇)

  5. 配合古籍和檔案整理及調查研究工作,以北大現有資料為基礎,逐步編印近代現代史方面的史料叢刊。

  而歷史學者亦提出了個人的研究計劃,如北京大學教授齊思和強調:

  (1)拋棄自己思想意識中資產階級世界觀、人生觀。燒掉自己的自私自利的個人打算,名利思想,和氣一團,明哲保身的庸俗作風。勇敢地投入此次運動,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今后,要堅持原則,表里如一,樹立起認真負責的主人翁態度。提高自己的社會主義覺悟,建立起無產階級的世界觀、人生觀。今后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2)向黨交心,爭取黨的領導,熱烈響應黨的號召,忠誠地擁護黨,完成黨交給自己的一切任務。從現在開始,就用黨員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要不斷地學習理論,提高認識,遵守紀律,參加勞動鍛煉、社會活動。放下架子,從頭學起,把自己當作一個小學生,虛心向群眾學習。爭取于三年內,逐漸達到一個預備黨員的水平,爭取入黨。(3)積極參加中國民主同盟的組織生活,熱烈響應向黨交心的號召,和加速自我改造的號召。努力在黨的教育下和同志們的幫助下,進行自我改造。(4)努力學習馬恩列斯和毛主席的著作。在1958年內,精讀列寧文選 (兩卷集) 及毛澤東選集中有關自己思想改造和業務工作的主要文章。1959年內再精讀列寧的“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俄國資本主義底發展”。以后要結合自己的思想和工作需要,精讀其他經典著作。加強學習重要政策文件及時事學習。(5)認真學習蘇聯先進歷史科學的研究成果、觀點、方法。為了達到以上目的,爭取于三年內把俄文學好。在學好俄文以前,先把所有已經譯成中文的蘇聯學者關于中世紀史的書籍、論文讀完,并且把蘇聯中世紀史教本作為學習俄文的讀物。要在三年內掌握俄文基本語匯、文法結構,達到自己閱覽,無大困難的程度。(6)批判掉資產階級歷史學,每年,就自己所受到影響最深的資產階級歷史家的著作和自己過去所寫的文章,作出批判論文一篇,以肅清自己思想意識中從這方面所受到影響,同時也幫助別人認識資產階級歷史學的反動本質。(7)運用馬列主義,和蘇聯先進歷史科學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來提高自己的教學工作。聯合國內擔任世界中世紀史的老師并且帶動青年教師共同從事于世界中世紀史的奠基工作,如編寫教材,選譯資料與工具書進行科學研究等。爭取每年寫出關于中世紀史的論文一篇,編出教學參考書一種。(8)在教學和科學研究的工作中,服從黨的統一安排調配,放棄個人小名小利,服從集體利益。(9)多參加體力勞動,向工人農民學習。要通過體力勞動、參觀、訪問等方法和工人農民建立階級感情。努力教好班上的工農同學,對他們中間學習有困難的給以特殊幫助,并向他們學習勞動人民的優良品質。(10)多參加社會活動,多聯系群眾,建立群眾觀點,并把自己置于群眾的監督之下。

  開封師范學院院長趙紀彬提出個人的科研規劃為:1958年要在歷史系開設中國思想史講座;暑假后招收十至十五名研究生,為高等學校培養師資;三年內為黨培養中青研究人員和講師五十名,并在三年內掌握一門外語。歷史系副主任劉堯庭教授要在1961年寫成有關“河南農民運動”之書;朱芳圃教授在1962年前寫出《商周文字學釋叢》《殷墟卜辭叢考》《中國古代神話與史實》等8部著作。

  總體來說,在歷史學“大躍進”的社會氛圍中,史學研究機構、各省市哲學社會科學聯合會 (包括歷史學會) 、高等學校歷史系制訂了五年歷史研究規劃,個人也制訂了相應的研究計劃。這些規劃或計劃提出了規模龐大的研究任務和資料整理計劃,強調要貫徹“厚今薄古”的方針,十分重視中國近現代史研究,并提出實現條件和保障措施等。

  自1958年起,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成立分黨組,學部政治和科研業務由中宣部直接領導。561959年6月19日,國務院明確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所擔負的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工作由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負責。在這之后,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沒有組織制訂全國性哲學社會科學規劃。但是,部分地方性歷史研究機構在其發展過程中擬訂過相應的歷史學研究規劃。如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所制訂過《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八年 (1959年—1966年) 工作規劃 (草稿) 》。規劃分為工作方針、研究計劃、培養計劃、組織實施四個部分。規劃提出,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所“以研究近代、現代史為主,同時認真地組織古代史的研究,有重點地進行世界史的研究”。這份規劃所提出的研究任務,重點突出了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所所處的地理優勢及研究優勢,指明該所今后的研究方向。

  四、十年規劃:1963—1972年各省、市、自治區歷史研究規劃

  1962年,中共中央召開北戴河會議和八屆十中全會,由于過高地估計階級斗爭的嚴峻形勢,在國內引起了“反修正主義”的斗爭?!胺葱蕖倍窢幍男蝿莅l展,深刻影響到我國哲學社會科學事業的發展。1963年2月,中共中央決定在城鄉開展一次普遍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隨后,在農村發動了“四清”運動,在城市發動了以“五反”為內容的社教運動。

  1962年,國務院科委在檢查十二年科學技術遠景規劃執行情況后,發現項目實施得非常好,且預期提前完成。為此,國務院科委準備編制1963年至1972年的十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在這種情況下,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劃的問題同樣提出。一開始,中宣部及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提出要檢查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遠景規劃的執行情況。但是,由于十二年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自通過以來,并沒有很好地組織實施,加上1957年后各種政治運動不斷,這個規劃被“束之高閣,無人問津”。為此,中宣部及哲學社會科學部決定不再制訂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

  雖然中宣部及哲學社會科學部未組織制訂全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規劃,但這并不等于各研究機構不需要制訂研究規劃。恰恰相反,中宣部領導的哲學社會科學部專門研究過制訂十年規劃的問題。1963年4月,哲學社會科學部將所屬各研究所規劃匯編成《各省、市、自治區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規劃項目 (196361—1972) 》 (簡稱“十年規劃”) 。這份規劃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山東、福建、廣東、湖北、湖南、河南、河北、遼寧、吉林、黑龍江、四川、貴州、云南、陜西、甘肅20個省、市的規劃。這些省市歷史學研究規劃可以分三類。

  一是專門歷史研究機構的規劃項目。如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提出39項規劃項目,其中近現代史研究及其史料整理占據了絕大部分。這份規劃突出了當時“反修”斗爭的需要,如第一、第二個研究項目就是與之密切有關的內容,分別是:(1)59現代修正主義反動史學批判 (論文集) ,主要內容是“在收集有關學術情報資料的基礎上,配合現實斗爭發展的需要,針對現代修正主義史學反動思想、史學理論及其對中國歷史的篡改、歪曲,進行研究和批判”,完成時間為1972年;(2)帝國主義、資產階級反動史學批判 (論文集) ,主要內容是“收集帝國主義和國內外資產階級學者的各種反動史學著作,加以研究,針對他們的反動史學理論,及其對中國歷史的篡改和歪曲,進行批判”,完成時間為1972年。黑龍江省歷史研究所提出了7項研究項目,包括渤海國的社會性質及其文化、金史初探、紅果歷史文化傳統之批判的繼承、黑龍江省考古簡史、法國通史、渤海國資料匯編、金代社會制度資料匯編,同時規定了研究的內容、完成時間及負責人。

  二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的歷史研究項目。如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歷史項目21項,分別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幾個基本問題 (1971) 、嚴重的問題是教育農民 (1965) 、不斷革命論和革命發展的階段論 (1967) 、蘇南農村經濟狀況與土地改革 (1969) 、蘇北革命根據地的建立和發展 (1972) 、江蘇地區近代資本主義工業經濟的發生發展問題 (1972)、明清蘇松地區資本主義萌芽問題 (1970) 、無產階級革命的幾個基本問題資料匯編 (1968) 、中國現代江蘇地區人民革命斗爭歷史資料匯編 (1967) 、無錫地區近代資本主義工業經濟資料匯編 (1967) 、明清時期蘇松地區經濟資料匯編 (1965) 、《清國蠶絲事業一般》 (翻譯,1965) ,等等。安徽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提出17項歷史研究項目,分別是:孔子的政治思想 (論文,1964) 、捻軍史 (專著,1964) 、陳獨秀批判 (論文,1964) 、執政黨的建設問題 (論文集,1964) 、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資產階級中間路線的破產 (論文,1966) 、春秋時代社會性質 (論文,1967) 、明清學術思想論叢 (專著,1967) 、中國現代革命運動中的農民運動 (小冊子,1967) 、過渡時期對農民的社會主義改造問題 (專著,1967) 、安徽學生運動研究 (1967) 、中國近代反侵略斗爭史 (專著,1968) 、抗日戰爭時期的農民斗爭與階級斗爭 (1966) 、皖南事變 (小冊子,1969) 、明清農民戰爭史 (專著,1972) 、太平天國史 (專著,1972) 、孫中山政治思想 (論文,1972) 、安徽歷史小叢書 (1972) 。

  三是高校歷史系的研究項目。在這份規劃項目中,僅有福建師范學院歷史系福建史研究室四個研究項目,分別是近代福建人民反帝斗爭專題研究 (1969) 、福建簡史 (1965) 、帝國主義侵略福建資料匯編 (共八分冊,1963—1967) 、福建近代經濟資料匯編 (1972) 。

  1963年10月26日至11月16日,哲學社會科學部學部委員會召開第四次擴大會議。這次會議主題是討論哲學社會科學戰線如何開展反對現代“修正主義”的斗爭的問題。會議分為哲學、經濟、歷史、文學、語言、國際問題六個組,其中歷史組又分為三個小組。其名單如下:

  歷史一組(40人)

  劉大年 梁寒冰 周谷城 范文瀾 張稼夫 徐侖 吳澤 胡華 戴逸 邵循正 周一良 楊人楩 齊思和 劉導生 姜克夫 黎澍 劉桂五 丁名楠 程西筠等

  歷史二組(39人)

  翦伯贊 楊永直 徐中舒 包爾漢 鄧拓 鄭天挺 楊寬 譚其驤 周予同 蔡尚思 黃云眉 韓儒林 谷霽光 唐長孺 蒙文通 白壽彝 賀昌群 寧可 林甘泉 酈家駒等

  歷史三組(50人)

  尹達 葛震 翁獨健 吳晗 侯外廬 夏鼐 谷苞 楊東莼 唐蘭 金燦然 丁樹奇 尚鉞 鄧廣銘 葉企孫 林耀華 傅樂煥 白天 東光 熊德基 顧頡剛 胡厚宣 楊向奎 張政烺 田昌五 姚家積 徐旭生 郭寶鈞 黃文弼 蘇秉琦 夏康農 秋浦 馮家升 侯方岳 方國瑜 錢寶琮 嚴敦杰 王忠等

  這次會議強調歷史研究“應當注重近代史現代史的研究”。從前面所列部分歷史規劃項目來說,近代史現代史所占比重確實很大,同時還結合各地特點以及開展現實斗爭的需要。但是,學部會議結束以后,哲學社會科學部所屬研究人員,尤其是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大都到農村從事“四清”運動,投身“反修正主義斗爭”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學部工作的中心也相應轉換到這方面來,根本沒有時間去管歷史學研究規劃和開展歷史學研究工作了。

  自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第四次擴大會議結束后,直到1977年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改名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一次大會也沒有召開過。再加上階級斗爭不斷擴大以及“文革”的發動,哲學社會科學部的人員也被下放農村,到1972年才開始返京。高等學校歷史系師生也有不少人被下放勞動??梢哉f,“文革”期間,正常的學術研究幾乎都無法展開,也就無從談起制訂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及歷史學研究規劃的問題。

  結語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睔v史學研究規劃只是歷史學研究的“頂層設計”,可以指引未來一段時間歷史學研究的方向。但是,由于當時我國政治與學術之間的復雜關系,歷史學研究規劃并未起到預期作用,呈現一種“有規劃,收效甚微”的狀況。因此,學界對“十七年”歷史學研究規劃既不能過高評價,又不能忽視其存在,需要結合特定時代的特點加以分析。

  十二年遠景規劃通過以后,客觀上推動了歷史學學科發展和歷史學學術建制的建設。近現代史研究在歷史學學科中得到較快發展;在古籍整理方面,1958年國務院專門成立古籍整理委員會,推動古籍整理工作;編寫中國歷史教科書,1956年中國科學院就啟動這項工作,后來編成《中國史稿》一書;在史學機構方面,陸續成立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等;史學刊物上,有1957年安徽創辦《安徽史學通訊》 (后改為《安徽史學》) ,河南《新史學通訊》改為《史學月刊》等。

  但是,由于十二年規劃制訂及通過以后,并沒有很好地組織實施,也沒有強有力的領導機構,以致規劃中提出的很多項目都未落實。五年規劃是“大躍進”的產物,對一些史學研究機構和個人會起到一定作用,但畢竟很多研究任務脫離實際,根本無法完成。十年規劃制訂以后,很多研究機構和高等學校,因為政治運動不斷升級,研究人員和高校教師下放農村勞動,既沒有時間,又沒有條件研究??傮w而言,這些歷史學研究規劃沒有得到很好執行,以致學術影響有限。但必須指出,“十七年”歷史學研究的規劃,產生于特定歷史時期,從中能夠反映我國歷史學研究學術問題意識的變化,具有較高的文獻價值與學術價值。

  儲著武,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副研究員。

  來源:“中共歷史與理論研究”微信公眾號。

  原文刊載于《中共歷史與理論研究》第7輯。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gsw@iccs.cn
    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